halaman Depan informasiBadan artikel

gamekartuuno

informasi 2022-08-05 17:46 55 admin

Brendan Greene从《PUBG》开发商Krafton离职的消息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,他在(荷兰)阿姆斯特丹成立了新工作室PlayerUnknown Productions,接受了来自Krafton的注资。

在最近接受外媒VentureBeat采访时,Greene进一步透露了新作《Prologue》的更多信息,他的新团队在未来几年都将专注于这个项目。《Prologue》将是一个巨大的虚拟世界,规模是64km X 64 km,这也是一个开放世界游戏的最大限制。

但这并不是全部。Greene表示,《Prologue》这款游戏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,只是另一个更大的项目《Project Artemis》的设定阶段,后者将是一个星球级大小的世界。

以下是GameLook编译VentureBeat的完整内容:

如果《Prologue》都不能用现有游戏技术打造,那么与地球一样大的虚拟世界《Artemis》就更没有可能。不过,Greene依然要接着尝试。

gamekartuuno

《Prologue》场景航拍

Greene表示,《Artemis》是一种让人们梦想了几十年但却从未做出来的体验:一个巨大、深度的世界,不仅存在单机体验,还有一个任何事都可以发生的地方。他说,其中一半是因为技术,用机器学习来创造人类无法打造的巨大而复杂的世界和系统;另一半则是愿景,他希望找到方法,让这个巨大的世界充满有趣和即时行为的机会。

“《Prologue》真的只是块垫脚石”,他说,“我对PlayerUnknown Productions最大的目标就是打造一个真实可靠的工作室,我希望团队的名字在几年内带来一些东西,我认为实现这个目标唯一的方式就是保持开放,敞开大门并且说,‘这是我们要工作的项目’。《Prologue》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,我们有了做《Artemis》和实现梦想的资金,所以我们的《Prologue》并没有盈利压力。我们有了更早展示并吸引人们进来的机会,打造与用户之间的关系。”

你可以将这个世界理解为一个Metaverse,一个所有虚拟世界都互联的宇宙,就像是小说《雪崩》和《玩家一号》里描述的那样。不过,Greene并不认为如此,他将其称之为一个世界。

即兴世界

《Prologue》的关键词是“即兴的”,它并非提前写好的脚本,而且每次你登录都会是不同的。Greene表示,如果玩家想要在其中创造一个大逃杀游戏,他们当然可以这么做。《Prologue》将从现有的生存游戏借鉴一些系统和概念,但它并不完全是一个生存游戏。

对于Greene来说,打造巨大世界的梦想由来已久。

“自从我玩《DayZ》的第一天起,走到地图的边缘就在想,‘为什么要在这里结束?’看到了一些更大的世界,并且思考还有什么可能,我很喜欢做一个让直升机有着真实意义的场所这样的想法,它不止是让穿越地图变的只有几分钟,更重要的是从几天变成了几分钟。”

他补充说,“想要拥有数字生活,是大量玩家都很强烈的需求。提供这样一个足够大的世界,我也喜欢《Rust》,但如果你在一个人多的服务器上,几米远就有一个基地。我想要的是几英里内都看不到其他玩家基地的空间,或者说当你这么做的时候,它是一个解决方案而非一个盒子。自从回到游戏并且发现真正的开放世界之后,这些始终让我兴奋,《荒野大镖客》很不错,但它只是大量的脚本组成。你到一个区域杀掉所有的熊,走出去,再回来,它们就又活了过来。我希望在这个世界里存在有意义的生命,如果你杀掉了一个区域里的熊,或许鹿的数量就会暴增。”

最后一句就是他要说的“即兴”玩法,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意外的、计划之外的因果。

“我们有这样的技术,可以思考生态系统。我想要这个世界有一个不依赖于玩家的生命。”他说,“它在没有玩家的情况下也会存在,当然有很大的问题,我知道我要做的看似不可能,但也会有一些小小的进步,我们终将实现。我已经思考了很长时间,我想要这个开放世界,甚至你自己都能探索其中的场所,也可以当做旅行。”

文化与资本

在我们将这个想法当做纯粹的幻想之前,很重要的是得了解Greene做成了什么。

gamekartuuno

打造了现象级爆款PUBG的Brendan Greene

对于Krafton来说,Greene决定离开公司是悲伤的,因为这家公司刚刚筹集了37.5亿美元上市,市值达到了200亿美元。但是,如果Greene能够在创造更有价值的东西,那么至少Krafton可以获得其中一部分利益,Greene表示他对粉丝们和Krafton公司都很感激,他在谈到离开原因的时候说:

“更重要的是我只想要一个自己做事情的机会,我想把身上的责任卸下来,我要做的事情有些疯狂”,他说,“我爱Krafton和他们给我的机会,但我想要一个自己尝试的机会并且留下点什么。最终,我想要PlayerUnknown Productions进入一个状态,我希望,即便我离开了,他们也能作为一个可信任的工作室继续发行游戏。但更多的原因是,我想自己尝试一些事情,做我自己的游戏。”

Greene表示,《Artemis》主要创造一些非授权或者不被掌控的事物,而是一开始就打造一个人类与机器自然协作的世界,没有其他工作室有机会去创造这么疯狂的事物。

Greene的团队已经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,Krafton也向Greene的公司注入了一笔未公布金额的投资。

gamekartuuno

Greene是FPS游戏大逃杀模式的知名创作人,六年前就在军事射击游戏《武装突袭》当中做了一个mod。他的作品给FPS品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,据Sensor Tower的统计,《PUBG》手游版本就获得了超过51亿美元收入,PC和主机版本获得了数十亿美元收入,2020年中销量就超过7000万套。

在Greene看来,随着飙升的预算、很多中型团队的解散以及大量续作的发布,游戏业风险越来越高。但他认为大逃杀玩法的成功证明了人们渴望新体验,这给了Greene文化和经济上的资本去承担比大逃杀更大的风险,并且有可能再次改变游戏行业。

Greene表示,他“对沙盒风格、开放世界游戏以及它们给玩家的自由度有着深深的迷恋。”

不过,他总是希望这些游戏再大一些。在新工作室里,他的团队希望创造一个真实的沙盒世界,让数千万家一起互动、探索和创造。他表示自己在追寻其他伟大开放世界开发者的脚步,而且他的梦想并不是打造一个游戏,而是一个世界,这就是他希望《Prologue》实现的。

巴塞罗那Gamelab大会组织者Ivan Fernandez Lobo说,“我们在进入Metaverse的新赛道,很多公司都在占位,但他们还不能准确地知道想要去哪里。但有趣的是,所有的投入无论成功与否,都会让我们离打造栩栩如生的替代现实的梦想(或噩梦)更近。”

“我并不认为Metaverse是一个真实世界这样大的可探索世界,但这是2021年,我很重视Brendan的愿景和野心,他很年轻、勇敢而且聪明,应该足以实现目标,至少也可以为其他探索者打开不可思议的道路。”

研发团队

PlayerUnknown Productions在阿姆斯特丹有25人组成的团队,他们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,Greene与Krafton协商让团队跟自己创业,他还拿到了PlayerUnknown的名字,而Krafton保留了PUBG的商标。

gamekartuuno

《Prologue》场景鸟瞰图

他说,“我把我的IP、《Prologue》、我的工作以及团队都带了出来,这对我很重要。过去几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找到对的团队,现在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团队,他们对我们在做的事情充满信心,为了确保这些能够带走,我们用了很长时间。”

团队一些成员在做一款专有游戏引擎,因为Greene对这款游戏研发需要的技术做了大量研究。他发现目前所有的商业引擎都不适合,所以团队在做这样的游戏引擎,首发名为Entity Component System(ECS)。

“我们对于所做的事情一直没有那么开放,尤其是招聘渠道”,Greene说,“我希望开放的一部分是,我们将吸引足够疯狂、能够承受我们面临挑战的人。”

受到COVID疫情的影响,团队目前是远程协作模式。

他说,“或许我们必须接受一些远程工作,目前所有人都在家上班,但即便是疫情结束,我们也会有一半同事远程工作。我们能够这么做,我们在对的行业,它让远程工作变得很容易。但在欧洲,在家办公并没有那么容易,因为家庭面积往往会小很多,很多人宁愿在办公室工作。”

Greene意识到他必须招聘更多人,或许把团队最多扩充到50人。他说,“我们没有看到组建大规模团队的需求,因为我们打造的技术不需要。”

《Prologue》

如何实现64 km X 64 km的世界, 《Prologue》的地形类似于欧洲现代森林,如文中的一些图片,我们可以看到现代战斗坦克和优雅的养老院。游戏里还有一个与真实世界大小相同的煤矿,天气系统也将是拟真的。

他说,“我们能够把技术做到什么程度,还需要做很多事,游戏机制应该可以在任何规模的世界里运行,至少我们是这么想的。”

gamekartuuno

《Prologue》要求该公司打造用来生成庞大世界的技术,他说,“从这个意义来说,《Prologue》的使命是作为我们技术早期迭代的简单演示。”

在《Prologue》当中,玩家通过“运行生成的荒野”寻找路线,并使用工具和收集资源在冒险之旅生存,在此期间,残酷的天气将持续带来问题。他说,“游戏里没有指南、没有寻路指引,只是一个世界、地图上的一个点,和到达那里需要的工具。”

由于《Prologue》目前还是一个技术demo,Greene表示该公司将采取“任意付费”模式,如果你喜欢看到的内容并且享受整个体验,可以付费支持团队。

gamekartuuno

Greene说,“这只是更有拓展性体验技术的冰山一角,《Prologue》是我们多年研发之旅的第一步,我们希望能打造一个丰富、互动的开放世界。我们考虑的是真正宏大的世界,带来大量的任务,但技术背后的想法是让它规模化,不论你想要创造的世界有多大,这个技术都可以支持,这是我们最主要的焦点。”

技术打造

在传统游戏里,Greene想在这么大的地图里打造细节化的美术,可能需要数百名美术师。如果你下载它,可能会超级大。团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,并且想到了让AI加入到解决方案中来,还想到了一个更简单的编程模型。这个AI不会取代人类策划和美术师,但会让项目任务更便于管理。

让整个项目行得通最为关键的是,在游戏策划、机器学习和UGC内容之间找到平衡。打造这个世界需要团队努力,这也是Greene希望让这个过程更透明的原因所在。

gamekartuuno

要自动打造大量内容,AI将起到关键作用。

Greene说,“我们找到了实现这个巨大世界的方法,把它分成了很多小的目标。首先是打造一个地形工具生成并用内容充满庞大的世界。第二件事将是如何让他栩栩如生,用AI,给予玩家事情可做,并让世界感觉是鲜活的。最终,如何在这个大世界里投入10万玩家?”

起初,Greene以为他要先打造一个新游戏技术,然后在此基础上增加一款游戏。但他意识到做游戏又做技术是多么的艰难。所以他决定先打造技术,让它免费开放,然后从玩家公开透明地收集反馈。

他说,“在新技术之上打造一个游戏是非常困难的。《Prologue》一直都只是我们地形技术的展示案例,这时候,我们可以生成这些世界。我该如何将它提升为可以展示的游戏?《Prologue》将带你穿过整个地图,我们加入了一些综合体,加入了天气系统,你只需要穿过地图,这是一个简单的、单机沙盒游戏,只是为了提高技术。”

与团队交谈之后,他意识到这并不能带来一款好游戏,所以团队决定将《Prologue》做成一个技术demo。

Greene说,“我作为制作人经历的越多,就越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计划,在于团队其他人讨论之后,我们把它定位为一个技术demo,我们以任意付费的方式发布,如果你喜欢,就支付一些费用,但不管如何,你都可以尝试和体验,这就是我们的计划。”

由于引擎还没有做完,Greene称团队正在用Unity打造初始游戏资源。图形处理器(GPU)不仅要用来处理图形,还要用于处理非图形任务用于越来越多的模拟细节,很多玩家将能够共享一个世界,游戏里的功能也可以随时改变,带来新玩法和mod。

“我们并不认为已经做好了引擎,我们需要提升Unity的工具和我们自己的工具开始测试我们的技术”,Greene说,“这是一个很大而且长期的项目,实现它的唯一方式就是迭代,这是我们努力在做的事情。”

Greene很欣赏Unity打造的Megacity技术demo,这也是他决定使用Unity工具的原因。这个体验将在Windows系统运行,但团队将努力增加更多平台的支持,目前对硬件的最小需求和Windows 10一样,只需要一个4 teraflop GPU、4G显存、4核CPU、8G 内存。

他高兴的说,“我们真的可以打造这些庞大的世界,现在我的梦想可以实现了。”

gamekartuuno

《Artemis》

《Artemis》是一个开放世界、没有目标的沙盒体验,用机器学习制作了一个比以往所有游戏更大的世界和系统。Greene表示,它的目标是尽团队最大可能,打造一个接近现实的世界,将会比《Prologue》大很多。

gamekartuuno

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《Rust》、《DayZ》、《武装突袭2》、《无人深空》、《塞尔达传说:荒野之息》、《Eco》、《英灵殿》、《第二人生》、《EvE Online》和《魔兽世界》等开放世界游戏的产品,这么多年来,这些游戏都推动了沙盒玩法不断发展。玩家们将会探索一个程序生成的世界,收集资源并建造事物。

由Garry Newman和Facepunch Studios打造的《Rust》或许是最接近这个想法的,它还有点像英伟达为工程师做物理模拟打造的Omniverse,以及Improbable为MMO设计的引擎SpatialOS。

最大的区别在于规模。与《Prologue》相比,《Artemis》将会充满不同的物种、地形、玩家、动物、植物等等。玩家们不仅可以建造营地、房间或者基地,它们还可以建造整个城市、社会和文明。

他说,“我们想要给人们一个生活的新地方,因为这个地方有些问题。”Greene表示,《Artemis》代表着技术上的下一个飞跃,它可能需要5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完成。

当被问到《Prologue》与《Artemis》之间的不同,Greene表示后者应该是一个星球的地方,就像我们的地球,直径超过6000公里,但这并非一成不变的。

“我们在用《Prologue》作为这个世界里游戏元素的测试,我们可以测试出一套电子系统”,他说,“我们可以增加更好的动画系统,所有这些事都应该在《Prologue》当中解决,然后做《Artemis》的时候,至少已经搞定了逻辑,然后就可以写到引擎里,就像是大逃杀之前的ArmA,那是一个让我不断测试、迭代,得到最终游戏模式的地方,我们对《Prologue》的期待就是如此”。

《Prologue》将会是单机游戏,而《Artemis》将是一款MMO。

“《Artemis》或许并不是运行生成的世界,《Prologue》会是这样,每次进入游戏都是一个新世界”,Greene说,“《Artemis》则不是这样,我们或许或用静态世界。《Prologue》的规模更小,或许是32KMx32KM,或者是64KMx64KM,而《Artemis》将是星球级别,或许是一个更小的星球,但我们希望是那样大的规模。”

gamekartuuno

尽管《Prologue》也会做很大的世界,但Greene表示他并不认为这款产品对大多数人是非常有趣的游戏。

“我认为它可能会很枯燥,点火、拓展窗户、在不断的风暴里保暖,但需要强调的是,展示一个带有逻辑点的持久世界还有很多方面,你可以做更多是,这是一个系统玩法。”

《Artemis》可能会加入冲突,尤其是针对有限资源的争夺。但对于想要和平游戏的玩家来说,这并不是必须的。战斗会很多,策划希望奖励玩家之间的合作。

尽管可能需要5年的时间打造,Greene表示这也可能会发生变化,因为这是一个与玩家共同完成的项目。

大量挑战

Greene也承认,创造这样的世界意味着很多的挑战。

gamekartuuno

《Prologue》里的一个军事基地

他说,“其中一个比较重大的挑战是,我们没有方法用内容、资源、游戏机制、位置和类似的东西,以合理的时间填满这些庞大的空间。写实开放世界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努力去做,所以这是我们选择解决的第一个问题。”

制作比人力创造更大的东西,关键一直都是让机器帮忙。他计划用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或者AI来帮助生成庞大逼真的开放世界,并且每一次进入游戏都会是新体验。

他认为过去一个小时内都没有其他玩家通过的时候,在一个庞大的空间找到隐藏角落会非常有意义。他说,“我们在研发开放世界内实现大规模的技术,这是一个神奇的项目,很快我们就会展示已经实现的东西。”

人手也将带来挑战,因为早期的工作主要聚焦于通过《Prologue》证明技术,更多人则宁愿先做游戏。

多人玩法

多人玩法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,该公司决定将它作为最后一个问题来解决。

gamekartuuno

《Prologue》里的疗养院

他说,“我们将把多人玩法问题留到最后,因为多人玩法技术每年都有更新,我们做的越深入,就越有机会带来一些令人兴奋的新技术。目前已经有技术用于多玩家体验,甚至可以支持数千万家。如果按照我们做的世界,和我们所做的规模,就会有大量的玩家。”

找到对的玩法会很难,他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更像真人而非AI的NPC角色。Greene说,“我在做一个沙盒游戏,更像《Rust》而非单机体验,对于游戏业很多人来说这很难,他们想要做游戏,我想要的并非如此,我想做一个能让你做所有游戏的大世界。”

如果玩家只是想要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玩大逃杀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“我想从一些基本的东西开始,大逃杀、占山为王、夺旗,这些只需要武器、一些基本游戏机制的简单游戏模式,然后你可以把它放在地图的任何地方。即便是《武装突袭3》大逃杀模式,开始也有一个任务文件,你可以改变地图尺寸,它可以适应任何尺寸的世界,我希望保留这样的精神,你可以给朋友一系列的彩弹枪和一个地点,然后你们就可以发现怎么玩。”

《Artemis》当中创造可以玩的游戏不难,Greene说,“我希望给玩家尽可能多的自由,让人们不用写代码,我希望他们不用担心模组就能做一款游戏模式。”

《Artemis》是Metaverse吗?

当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Greene表示用这种方法思考可能会令人困惑,因为Metaverse概念太模糊了。他说,“我不想用这个词,对这个概念我想了很长时间,我看过《玩家一号》,并且觉得那就是我想做的。”

gamekartuuno

《头号玩家》电影里的场景截图

但这并不意味着Greene想要复制电影,或者小说。相反,他表示电影里的世界更像是一种想法的验证,而不是一个灵感来源,而且这个想法他已经想了很长时间。

“有了这些巨大的开放世界之后,我当时在想,‘如何做Metaverse?’我只是打造了一层,打造了一个让所有人可以进来玩的开放世界,如果这只是一个层面,我们完全用开放的方式来做,确保文件协议和所有东西都是开放的。”

Greene认为这更像是下一个版本的互联网。

“这不是Tim Sweeney的Metaverse,也不是Unity的Metaverse,更不是PUBG的Metaverse,它们都是分散的宇宙。即便是现在的区块链,我也不确定它就是Metaverse。或许它只是一部分,最终,通过我的世界,我希望你们能够通过一个浏览器来体验。”

Greene还曾考虑谷歌的Stadia技术也是在一个场景增加大量玩家、达到10万人规模的技术解决方案。

gamekartuuno

“如果你在一个服务器上模拟所有事情,就不需要担心MMO游戏里的P2P问题,我可以在一个服务器上模拟10万人,但这限制了带宽,所以并不好用。如果你要为所有人做开放世界,它必须能够简单到可以通过浏览器登录,我在打造一个世界,如果它恰好是Metaverse的一部分,那很好,但这不是我优先追求的目标。”

当被问到是否会用区块链技术或者NFT带来新商业模式的时候,他表示有可能用这样的技术,因为如果要打造一个世界,就必须给人们在这个世界谋生的方式,他很羡慕《Axie Infinity》,但Greene是个比较谨慎的人,只有在NFT变的稳定和没有骗局之后才会考虑。

剧情

世界背后的故事目前还是个秘密,游戏世界将是一个生成的世界,而且会有故事,但Greene并没有透露任何相关内容,他希望人们先思考技术问题。

Label: gamekartuuno

posting komentar posting komentar

qqmegawin77|W69Copyright © 2022 - - All Rights Reserved